三乐

1.超高校级的直男
2.社交苦手

是越写越差型选手


※开学失踪人士,请谨慎关注※


墙头千万家,家家甩空门


高产保不了质量,低产止不住手痒


综上所述

玩闹请注意身后无人

▲伪师徒组+狮驼岭姐弟


△再不发这篇就要长蘑菇了


△其实还是无质量摸鱼,没有逻辑,纯粹为了写的爽搞的


Ps:为什么我总觉得馋杖是二师弟呢?


PPs:我觉得我转去写言情也许会多人看(错觉







————————————————————————







“是寿喜锅呢还是猪排饭呢?”馋杖又开始了它对晚饭课题的无尽思考,以金蝉为中心不停旋绕以至于打掉了放在货架上的特价薯片,“你好吵。”迫于斜前方待机售货员的注目压力,金蝉不得不将手抽出口袋,一包一包地捡起薯片塞回货架。




馋杖就着金蝉踮着脚也塞不进最后一包薯片的问题进行新一轮吐槽,“小金蝉啊,什么时候你的身高才可以脱离与头发生长速度的同步?该不会就这样长不高了吧?你距离一米五还有一厘米呢哈哈哈、哎呦。”金蝉跳着脚终于让薯片归位,脚尖落地瞬间拽住馋杖不停地馈赠对方友情破颜拳。




或许是好哥俩动作闹得太大了,金蝉没有注意到身旁的行人,后背碰到了一位正仔细地阅读超市大降价优惠单的白发男生,这下没有把男生撞歪身形,倒是嗑得金蝉后背发疼,产生自己碰上的是块铁皮板的错觉。




“对不起。”对方的道歉令金蝉停止了对馋杖的单方面殴打,什么情况这人怎么自己道歉了。“是我先撞上你的,抱歉。”面对这种情况金蝉并不会惜字如金。




局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金蝉拉开馋杖,心理觉得稍微有些不对劲,往日遇到这种鸡毛小事馋杖必定会揪着人家疯狂吐槽,再不过也会顺着损自己两句,并不是因为犯贱觉得没人吐槽金蝉心里不痛快,只是友人近乎反常的举动有些可疑。




男生的身材对于金蝉来说过于高挑,后者需要仰起头才看见他的脸。




说不上熟悉,金蝉可以肯定两人是初次见面,可是,怎么会有股泛酸的情绪,占领了七情六欲的上风,拥堵着金蝉的胸口让他无缘发慌,不是,这什么情况,我、我没见过他啊。




从身穿金红袈裟的师傅再到虎皮衣着的黄毛猴子,不存在却又仿佛历历在目的景象被历史车轮无情碾过,随着风吹雨打深埋于地心。




冥冥中断裂的丝线似乎找到了复原的盼头,如寻找人群中千百次回眸的缘分。金蝉看见的是少年不携带任何感情的双眼,令人望而生畏却又澄澈透明,甚至金蝉还看见了对方眼眸内的倒映,八道戒疤,以及不知何时布满水痕的自己的面孔。




事情的展开不亚于晚间八点剧。




06自认完成了对话指令,头也不回地朝雪柜专区前进,今天的晚间出行本不在06行程规划内,古灵精怪的狮妹借着白象的名头拜托他出门采购雪糕,自己手持一台DV机悄咪咪地跟了一路在后面记录大事情,这可不,看着镜头里的06把路人小朋友撞哭了的狮妹啧啧嘴,好歹负点责任啊少年!




至此,屏幕画面内的路人小朋友竟然追了过去,小短腿多踩几步路才跟上了大长腿06,狮妹心觉有戏,闪身形到下一个货架。




“你为什么这么无情这么冷漠!”狮妹就着路人小朋友向06说话的口型开始配音创作,可能是打折宣传单的吸引力度要大于金蝉,06堪堪扫过一眼没理他。追上去追上去,狮妹那条毛发蓬松的尾巴焦虑地左右摆动。




“这不是三中那个——”熟悉过头的声音猝不及防从身后传来,恰好触及了少女紧绷到一定程度的神经从而形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天高的风纪委员终于意识到狮子的尾巴也是携带攻击力的危险隐患,不然怎么会看似轻轻一扫便捣薄了他半边翅膀羽毛,好吧,其实也有大鹏正处于掉毛期的附属原因。




回头还想看看是哪个熟人的狮妹意外发现了她的小鹏弟弟,少女手足无措,一口一个对不起也不能唤醒面如死灰的大鹏——直至她举起了罪恶的DV机。




乘金蝉注意力分散的须臾间,丢进人群中除了颜值与身高外与npc属性无两异的无情的、冷漠的06同学就这么融入大众,消失在前者的视线里,金蝉摸摸脑袋,现在只有这颗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卤蛋能稳定他的情绪。




他的手碰到了馋杖,馋杖蒲扇大的巴掌托着金蝉的后脑勺往外推,“咱来城西这家超市不就是为了特价牛肉嘛!现在还有五分钟,小金蝉再不去可就抢不过那群开挂大妈了呀!走走走,我去拿手推车。”金蝉被他拱得心烦,拍开馋杖,自己倒是向着对方所说的方向赶。




哪能是他啊,馋杖想,哎、想吃猪排饭了。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