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

1.超高校级的直男
2.社交苦手

是越写越差型选手


※开学失踪人士,请谨慎关注※


墙头千万家,家家甩空门


高产保不了质量,低产止不住手痒


综上所述

关于不会死亡的世界末日与拥抱

▲兄弟主场


▲是纯种兄弟情!!


△ooc有










沉默伴随了他们一整路,这不怪金角,即便小儿多动症般的热情再高,面对此等情景也是要被冷却三分。两人并排着,无需言语,凭借与生俱来的默契,兄弟俩就这么破开逆风行走,坚定且毫不动摇。




“阿银。”金角终于止步,海风拨乱了他的头发,摇曳不定的心也随之牵动,银角没有接话,对方那琢磨不透的脑电波在此刻并不会扔给他一个翻译本。




实际上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跨海大桥,平日里欣赏升落日美景的圣地。




金角手臂搭上栏杆,视线定居在深邃、湛蓝的海平面,“阿银。”如果放在平日,银角会觉得对方没事找事地烦他,说不定还会因此加餐一份爆栗赠与对方,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无营养的垃圾对话啦,刻意像是做给谁看的恶作剧啦,所有的所有都像是过去式,被定格在昨日、前日或是记忆深处想不起来的日子。




金角总是会觉得对方的名字顺口,好念,如橡皮糖一般,黏在口腔里,喜悦伴随着一下又一下地念读而洋溢开来,于是他又喊了一声银角。




“我在。”对方用清朗的嗓音回应了金角,银发少年依旧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背部倚靠着护栏,目光所在地与金角相反,他在凝视天空——从日出东方的与海平面接壤处逐渐向另一方递进,正伴随着风吟,剥落色块,变得像旧电视机画面般雪花连绵、失真的天空。




准确地说,这个世界的末日即将降临。




又停顿了好一会,金角开口,“为什么她不回来了?”指向所属是何方神圣,两人心知肚明。




该回答什么呢?女孩子捉摸不透的心思?还是因为阿金太闹了所以不回来了?“不要猜测人心。”银角忽然又想到了朋友提醒他的一句话,放在现在正好不过,可虽是如此,银角也想好好地问问那个抛弃了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非走不可呢?




人终有被终结的那一日,这样的规则铭记于银角内心。这里没有谁会失去生命,他们被另一种更为奇特的方式终结生命中的时日,消失仅限本平行世界的他们,在下一个,接连下一个的世界中,他们还是继续演绎着早已编排恰当的人生。




还是好想去问问她。




幸运起的作用,银角曾经接触过不同世界的朋友,他也见过染着一头如太阳般金灿耀眼发色的金角,浑身上下散发出令人安心的味道,谈吐自然,与自家的哥哥相比可谓是理想中NO.1兄长代表,可是,银角清楚的很,拥有同样的颜容不代表拥有同样的一颗心,再好的人儿也不过一纸空谈。




想到这里,原本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银角心里竟是七上八下,她给予了他们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相遇的机会,然而现在却又扮演上帝下罚众人乘坐方舟飘荡于末日海洋中。




这算什么?




“阿银!我想通了!”细胞终于恢复往日的活力,金角似乎是做好了万分的思想准备,整个人从趴扶的栏杆上弹起来伸懒腰,接着他做出了又一个银角意料之外的动作——张开了双手。




这是银角能够理解的肢体语言,他的哥哥口中所谓的“想通”就是抱抱弟弟渡过末日。




银角第一次身体动得要比脑袋快,“我拒绝。”三字脱口而出时连他自己也被镇住,顺着身旁看去,果不其然,金角满脸的遗憾,双手尴尬地顺贴身侧。




下不为例……不,没有下次了,银角叹了口气,他承认金角是个傻孩子,但不代表他不会陪着这个傻哥哥。




“你别动。”还未反应过来银角是想表达什么时,金角那行动力一等一的弟弟朝自己冲了过来,金角也许可以道出银色彗星的重量,也不会很重嘛,在体重方面银角才会表露出正常男子高中生的特征,金角咧了嘴,没敢笑出声。




金角不由想起兄弟俩上一次拥抱的日子,仔细思索来似乎没有,或许是时日久远想不起来了,如果把这次当作第一次拥抱的话未免太凄惨,它存在的意义只在这一刻生效。




也许他们拥有能够再次拥抱的机会,只不过那一天再也不会降临,没有神迹,因为上帝已经离他们而去。




拼图式的灰白天空即将被完成,海风在不知不觉中调高了强度,吹得金角眼睛眯成了缝,脸上仍然是傻里傻气的笑容。




风声呼吸声心跳声皆止于此刻,太阳失去热量,复杂的方程式与1与0作伴开始裂解四周,一生一回的绝妙表演由他们为中心点上演而又接连着谢幕。




“阿银,我们下回再见。”




表演落幕。






…… ……






…… ……






————卸载完成。








——————————————————————


△最近脑洞多的很但就是没空产出,难受马飞


△写故事这种东西一日不碰就会生疏,悲痛阿


△无质量摸鱼,请不要暴打我(哭泣.jpg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