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

1.超高校级的直男
2.社交苦手

是越写越差型选手


※开学失踪人士,请谨慎关注※


墙头千万家,家家甩空门


高产保不了质量,低产止不住手痒


综上所述

▲兄弟主场






人身在世,有些事情不是说想干就能干好——因为教科书上没有教人该怎么处理一头熊的袭击。




方才一瞬间的撞击令银角的后脑勺嗑上了墙壁,混沌不清的画面混插进脑浆开始马不停蹄地运转,这是真的疼啊,逼得银角斯斯地倒吸冷气。




受害者锐利如刀锋的目光使劲削切着袭击他的那个罪魁祸首——他哥。




人跟妖原本不是一个物种,但这两种人形生物推一起并排站着,拿放大镜仔细对比又会发现不出有啥不同,人见人会人来疯,妖也是。




可这也太闹腾了,发什么瘟啊。左手被对方钳制,手背后即是冰凉的墙壁,手腕处传来的是像要被液压机碾碎错觉,血液倒流升温带给银角的热度与身后的冰墙壁形成对比,蹭蹭地消磨着银角的耐心。




没有谁会因为自己被压制而感到轻松,何况是对方是要比野兽更为危险的目标。对上金角变得细长的瞳孔,银角终于知道了对于发生这一切的解释。不爽快的咋舌声似乎激怒了作恶者,压力与力度同步施加,一口白牙冲着银角的肩膀钉。“哥!”裹含分量的字眼戳中了金角,可他还是毫不悔改地结实地咬上弟弟,疼痛茧噬着银角。




太胡来了。




深埋在体内的类似于“血性”的东西晃晃悠悠地跟着这股痛感往外爬,顺着银角的神经,牵引着兴奋感一同迸发在少年的胸腔内,银色的灵魂正不安分地攒动。




于是银角也迎了上去。







——————————————————————


△脑洞源于id为一个颜表情的太太,因为写的太垃圾所以不艾特了otz(其实是因为翻不到这个颜表情)


△依旧是五五开几率补车


△作文水平逐日下降实在不好意思orz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