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

1.超高校级的直男
2.社交苦手

是越写越差型选手


※开学失踪人士,请谨慎关注※


墙头千万家,家家甩空门


高产保不了质量,低产止不住手痒


综上所述

沙滩排球与太阳伞下的男子座谈会




▲钟雷+银金主场


△请大家多给点评论otz,评论即动力啊啊啊


△夏天真好啊(笑)

△可恶的lof吞我排版






如果给出“夏天”这么一个词能够展开什么样的联想呢?阳光、海滩,还有年轻、时刻充满活力的心。现在的雷震子可谓是占够了所有选项,眼前既是海滩,头顶遮阳伞上是艳阳天,胸腔内又存着一颗新鲜热辣的心脏。




只不过空空如也的体力槽时刻提醒他——看着别人玩吧运动白痴。




“可恶……吾也想和雷电魔法使一起去玩啊!”雷震子双手撑在身后,即使铺了垫子手掌也能感受到底下灼热的沙子。很快有人进入了他的视野,单脚跳着向这边伞下前进的人怎么可能看不见。




“哟皮卡丘,我们又见面了!”金角自顾自坐到雷震子身边,不忘对大地母亲发出赞美。“收费的喔,一分钟50。”雷震子给金角比出数字,在无视对方的抗议后伸了个懒腰,“汝的脚怎么了?被邪灵缠上了吗?要不要天选之人帮你开光?”




金角将冰袋贴上脚腕,雷震子勉强能看见在冰袋没有遮全的边缘处的皮肤红了,雷震子不好说什么,灭了手上滋滋作响的雷电。




金角尴尬地笑了几声,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打沙滩排球崴了脚。”他指了指不远处拉了网线,临时作排球场的地点,不过因围观比赛的人数较多,雷震子也只能看见不停翻飞在人脑袋上的排球。





此时此刻的另一边——




“嚯,看来是值得认真对待的对手。”银角的手上难得没有汽水也没有七星剑,银发少年仔细打量起对手。




因为金角受伤的缘故,本来坐在一旁待机喝汽水的银角实在看不下眼,连拖带拽就差公主抱把人带下场,替了金角的比赛,结果对面不乐意,也拖了一个强力外援过来撑场子,美名其曰平衡实力。这眼光好的,偏偏带了钟馗过来。




钟馗也是识货的主,原本还以为哪路杂鱼,没想到还能遇见含水量低的“熟人”,回头把包扔给雷震子就折回来了。




“难得交手,让我好好领教一下吧。”





金角啃着雷震子给他带的冰棍,说话有点含糊不清,“钟馗刚刚过来是干什么啊?”雷震子弹弹钟馗平日不离身的挎包,“参加排球比赛去了,让吾帮他设立结界稳定世界和平。”




捕捉到关键词的金角来了精神,“阿银刚刚替了我的位置,那他们现在岂不是对上了?”没反应过来自己脚上还有伤的金角猛地起身又跌回垫子上,疼的咧嘴。




“结果必定是馗馗获胜。”雷震子握起拳头,言语里透露出满满的自信,“馗馗面对所有事情都是得心应手,大局已定。”




“你是没见识过阿银的实力!从小到大,凡是阿银参加过的比赛都是他拿第一!”激动起来的金角差点让冰棍脱手,眼见冰棍提高了溶解速度,两人暂时停止了互吹行为,注意力集中回眼前的冰棍上。



“说起来你为什么不去打排球,明明钟馗也去了喔。”



“吾、吾与排球八字不合。”



“欸——,该不会是不会打吧,好逊哦。”



“专心吃冰棍!”



“有空的话我可以教你,大家都是从不会变成会的嘛,想学会打排球很简单啊。”



“真的吗!”



“……原来你真的不会啊。”



“……”



“没关系没关系,作为朋友,金角会帮你的!”



“那还是谢谢了……”



金角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眼睛盯着冰棍好一会出神。



“海滩上有小卖部吗?我跳了一路过来也没看见。”



“有,不过大本营被设置在了吾坐标位置的正后方,那里还出售补魔瓶和魔导具之类的东西。”



“饮料……对了对了,你有没有,就是,那个,曼妥思糖。”



雷震子依稀还记起早上出门时雷姆塞给他的半管曼妥思,说是给哥哥防晕车用,结果上了车他就把这件事忘了个干净。雷震子从背包的隔间袋子里翻出了糖,还好没有融化。



“汝要这个干嘛……”雷震子还处于状况之外,金角止不住坏笑,扭开刚刚一同带过来的保温杯。谁大夏天出门还带保温杯,有够养生,雷震子忍不住默默吐槽。



“这是阿银的杯子,里面装的当然都是汽水啦。”两颗曼妥思被扔入保温杯,金角还想再丢多几颗却被雷震子摁停了手,“够了够了,吾家雷电魔法使还要吃糖的。”金角旋稳盖子,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把杯子放在一旁。



“谁?”



“吾妹。”



“你原来还有妹妹啊。”



“那当然,她可是吾的骄傲。”



“真好啊……我也想有妹妹。”



“汝不是已经有弟弟了吗?”



“阿银他对我超严格的啊!如果换做是妹妹,也许不会这么严格?”



“……有道理,吾妹经常同吾打游戏呢。”



“她在那边。”雷震子向前指了个方向,目标处是跟其他同学一起玩水的雷姆。



“很可爱嘛。”金角诚实地给出评价。



“相比起来阿银一点也不可爱,常年板着张脸,活的像个老人家,对我又严格。”



“不过我更喜欢旁边那个穿黑色泳衣的。”



“眼光不错嘛,那是吾学校的舞蹈老师。”



“这个身材是真的好啊……”



“吾同意汝的发言。”雷震子与金角碰了碰拳。



“我们学校也有身材比例完美的女生,喏在那。”金角指出了另一边太阳伞下的百目。



“吾见过她!”



“何止见过,她还揍过你。”



“……是御姐类型的呢。”



“是啊,而且她体检身高接近一米九,一米九啊!”金角悲痛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就算是我也未必长这么高啊!”



雷震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高岭之花。”



“那个,你有没有感觉气温好像降了。”金角感觉身后一阵恶寒,戳戳旁边还在看妹子的雷震子,“汝这么一说吾也好像感觉身后……”。




两人同时回头,幸运地发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钟馗和银角。




金角强行破开沉默,“哈、哈哈,阿银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说是已经见分晓了吗!”求生欲强烈的雷震子跟着接话,“没错没错!比赛一定是馗馗获胜吧!”




银角拾起保温杯,学起了哥哥的语气:“真好啊,我也想有妹妹。”汽水泡沫随着银角的动作喷涌而出,漫过了他的手背,滴滴答答暗了大片沙子,颜色与金角脸色无两异。




后手出牌的钟馗背好挎包,将雷震子像货物一样扛到肩上,“去大更衣室,我刚刚已经让红把入口拦了。”打工战士这么向银角提出建议,后者觉得可行率高,点点头,把保温杯放进金角怀里,一把公主抱起还想做最后的抵抗的金角迅速离开现场。




雷震子的意识尚存,小幅度挣扎起来,身上人的反抗在钟馗看来划分为小打小闹,后者开始解释刚刚没来得及回答的问题,“大鹏跟白骨精打起来终止了比赛,这次算平手。”



“那汝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们讨论妹妹的时候。”



“馗馗。”



“嗯?”



“吾知道错了。饶吾一命,日后吾必定加倍回报。”



“有区别吗?”



“……”



吾命休矣,自知理亏的雷震子在心中点起了蜡烛。








评论(26)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