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

1.超高校级的直男
2.社交苦手

是越写越差型选手


※开学失踪人士,请谨慎关注※


墙头千万家,家家甩空门


高产保不了质量,低产止不住手痒


综上所述

▲兄弟主场







你见过银色的彗星吗?流光溢彩,夺人眼球。




银角的出现就像神迹,只不过这种救世主行为对于处于不利地位的银角来说着实吃力。




“愣着干什么?跑啊!”下一秒冷兵器的碰撞声截断了银角还想说的话,敌方不乏剑技高超的对手,白发的异瞳少女冷笑一声,使出全力的两人僵持着,刀锋处微微发颤。




金角喘着粗气,抬手擦去溅上脸颊的尘土,“百目同学呢?”银角剑尖一转顺着对方刀身往下削,同为使剑人的白骨精手腕发力操剑弹开攻击,以左脚为基点往后撤开两步。“听不清我说什么吗?跑!”银角的虎口被震得发麻,双手仍紧紧扣握剑柄,剑身横在他的面前,倒映出少年因为快节奏战事而扭打的眉头。




两人安全回到泉水,可比赛失败的广播比他们更早一步登场。




“为什么不帮百目同学?”金角几乎是吼出来,“她能够活下来的。”银角眯起眼睛,甩甩发酸的手腕,“我赶过去的话已经晚了。”金角收了紫金葫芦,站在面朝银角的反方向位置,失去了判断依据的银角猜不出他的想法。“你在撒谎。”金角顿了顿,“我在队伍里的职责就是保护队友,我一个人活下来有什么用?”。金角拍开了那只搭上自己肩膀的手,拎起背包大步离开赛场,未行至门口,插进地面的七星剑拦住了金角的去行。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吗。”声音的主人站在原地未动,经历了苦战后嗓音仍能保持清朗,实为难见。金角没有像银角想象中那样继续发脾气,也没有折回来跟他掐架,他改变了路线,但目的地仍然是比赛出口。




“你这样做也能算是男子汉吗?”金角抛出的言语要比七星剑更为锋利,不然怎么会将天高贵公子钉在原地,哑了音,半张着口,任凭着自己哥哥大步流星地离开,银色的灵魂不停敲打卡死在上一秒时间线内的躯体,腿要比铅重,银角寸步难移。




冰至零点的气氛催促着各位参赛者速速离场,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夕阳余辉拖长了仍逗留在场地内的两人的身影,一条属于百目,另一条属于银角。




是黑发少女主动驱散了沉默:“你并没有做错,我相信你的判断能力。”百目扶正了身子,好让自己稳当地坐在坐骑上,“毕竟在那个时候,我和他只能活一个。”“他”是谁,作为聆听者自然心中有数。




再回过头时身后已经空无一人了,银角松开深陷指甲凹痕的手掌,混杂在夕烧中充满涩味的汽水滚入、填满少年喉咙。什么时候汽水变得难喝起来了?银角捏瘪铝罐,随意地将其投入楼梯转角处的垃圾箱。







——————————————————————



△想看闹别扭的兄弟俩的产物,不过好像没有怎么写到两人闹别扭(?)



△老金是性情中人不会生气太久的(真的吗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