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

【战学】灵魂伴侣(1)

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发,写了两个笨蛋是怎么走在一起的事情,太....太蠢了

十叶 —— 药剂师      终一 —— 剑皇




   “我觉得……”
  终一咽下唾沫,喉结明显地上下翻动。日上三竿后的竞技场大厅周围都是人,他突然又开始后悔想要说出来的话了。
       “觉得啥?”正在检查卡巴拉是否损坏的十叶抬起头,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让他不好意思直视,只得别过头去。
        “我觉得我的灵魂伴侣出现了。”
  语毕,十叶手中的卡巴拉从它的主人手中滑落,好在终一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捞起安放在脚边避免了十叶回过神后的哀嚎,然而这位小药剂师的反射弧还在世界另一边慢慢赶来。
       终一心虚地刮刮鼻梁,“我身上好像出现了类似于印记的痕迹。”说是痕迹,其实他也没底气一口咬定那就是灵魂伴侣的印记。也是什么小伤口也不一定——只有指甲盖的大小,不疼也不痒,更像是被墨水修饰后的一块不规则图形。
       十叶的视线停留在终一身上,盯得后者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凉。
       下一秒女孩那小巧的双手搭上终一的衣领,左右手猛地发力朝不同方向拉扯,可惜衣服被拉开至可见锁骨处前便被终一按停,十叶觉得可惜,但手却还未撤下力。
  “大庭广众的做什么?”
  “看下你的印记啊。”
  两人持续僵持着动作,十叶对着衣服的主人眨眨眼,企图眨出爱情病毒。但剑皇的抵抗更胜一筹,更何况力量一直不是这位小药剂师擅长的方面。
       她松开手,可惜地摇摇头叹气。
  “我这是给灵魂伴侣看的,你吧,就算了,”终一抖抖衣领,“修这么久能修个什么出来,还打吗?”终一想起了自己在这场小闹剧前的想法,拎起差点被遗忘的卡巴拉塞进女孩怀中。
        “走就走!我哪里怂了!”十叶背好卡巴拉,小孩子赌气般率先冲进竞技场大门。
       “我也没说怂啊...”终一伸了个舒服的懒腰,不紧不慢地跟上前去。

         竞技场的天空虽然只有以湛蓝为主题的颜色,但是阿尔特利亚的蓝天一直让人看不腻。
     十叶凝视着天空。
  “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竞技场的地面被众多来往的勇士踏出了脚印,凹凸不平,躺着感觉不太舒服。“很久前的一场天梯赛,”卡巴拉静置在她手边不远处,从损坏的外形看出避免不了找铁匠翻修一番。“然后就被一路揍过来了……”
   回思着自己可以说是从那以后开始的反向顺风顺水竞技场生涯,躺在地上的小药剂师十分想捂脸打滚,事实上她只做了前者。
     “躺倒什么时候啊小朋友——”语句后面的尾音被拖得很长,十叶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打架技术这么超群的人,偏偏还让她遇上了。当然,就是这位蹲在一旁一脸嘲讽地打量着自己的剑皇。
    真是一场糟糕的切磋。
    “那你拉我起来吧!”
    终一开始嫌弃这位躺在地上的耍赖的小药剂师,但没有拒绝,探过身握着对方手臂根举起至站稳。
       十叶也不急着收回卡巴拉,弯下腰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
       “拍不干净了。”十叶恨恨地想。
       方才对方“放水”名义下的攻击依旧对她充满了攻击力,这样的战斗多少让十叶感到吃力,勉强维持站立,小腿却仍然小幅度地颤抖着。
       “喂...”
       “十叶我感应到了灵魂伴侣!我先走了!”未说出话语被终一打断。在十叶还没有消化透信息时,终一的身影已经化作残影离开了竞技场。
       满场的沉默,场地上只剩一位药剂师和她的卡巴拉。

评论

热度(1)